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锐雷 > 德国随笔:难以预测的变化

德国随笔:难以预测的变化

从某种意义上讲,我们生活的世界存在着两种真理。一种是人类精神上不断追求的所谓绝对真理,也就是期望有一种时时刻刻都能正确有效的永恒真理。这种永恒或许会让人类再也不用过那种提心吊胆、今天不知明天的生活。但是,没有人能说清楚永恒真理到底是什么。有人说是宇宙法则;有人说是上帝;还有人说根本没有什么永恒真理。

除了这个说不清道不明的永恒真理,还有一种所谓的偶然真理。就是说,在某时某刻发生了某件事。之后,人们可以用无数的证据证明,这件事确实是这样。科学在很多时候就是在做这种确认性的工作。当然,再此基础上如果能更进一步,通过对事情发生原因的寻找,有时还可以得出一些规律性的东西。利用这种规律性,人类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对未来的一些事情做出预测。

但是,即便号称是以科学的名义,要对我们这个复杂世界做准确预测实在是一件困难的事。只从表面上的讲,按照科学的过程,人们不仅要先对发生过的事情做出准确的认定;还要找出真正的、全部的原因;这些原因,产生原因的条件,以及各种因果关系还不能随时间的变化而变化。如此复杂的前后关联,使得任何一个环节出问题,都可以让貌似科学的结论和预测与真实脱节。

这就有点像有个人说,有只兔子蹲在门口的树下面。要让这句话成为真实,这个人先要保证他知道兔子长什么样,不能张冠李戴;而且还不能是个近视眼,错把一只猫或一只狗看成兔子。另外,当他告诉别人时,眼睛不能离开那只兔子和那颗树。因为,他没法保证,当他的眼睛再次转回去时,那只兔子还蹲在那里,还是已经跑掉了;或者原来那只兔子跑掉了,换了另一只兔子蹲在那里;也有可能又跑来了一只或者更多的兔子。

科学在研究自己行为和思维之外的东西,而作为研究对象的自然界和人类社会又时时刻刻千变万化。看起来,在人类掌握永恒真理之前没有任何一劳永逸的机会。要想避免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唯一的办法可能就是在一定知识积累的基础上,让眼睛片刻不离地盯着。盯着兔子,盯着新冠病毒,盯着一切要搞清楚的事情。

德国现在是最热的夏天。休假,各种户外活动层出不穷,这是一个最让人感到愉快的季节。但是,随着各种新冠限制措施的取消,大量的户外聚集,尤其是Omicron的各种变异,原本降下来的感染率再次剧烈升高。因感染而生病的人数也随之上升。新冠,这个已经有些消失了的话题,最近又不断出现在各种媒体当中。多位科学界、政界人士相继表达了不同程度的担忧。这里摘要翻译一篇德国明镜周刊6月23号对病毒学家克里斯蒂安‧德罗斯腾教授的最新采访。采访的标题为:病毒的逃逸能力越来越强。教授在采访中对此前一些乐观估计作了修正。

目前掌舵德国抗击新冠航船的三位医学教授:从左起,病毒学家克里斯蒂安‧德罗斯腾教授,联邦卫生部长卡尔‧劳特巴赫教授,疾控中心罗伯特‧科赫研究所主任洛塔‧维勒教授 (转自DPA图片社)

病毒的逃逸能力越来越强  

记者:德罗斯腾教授,医学史学家罗森博格(Charles E. Rosenberg)曾经写道:流行病会以一种幽咽的方式结束,而不会以一种爆炸的方式结束。一月份的时候,您曾经给我们带来过一些希望。您说的是,这种幽咽可能很快就会结束,我们可能会在年底前进入区域性流行状态,我们实际上已经靠近这个目标了。您现在仍然这样认为吗?或者您想借此机会修正一下自己?

教授: (笑)我真的这么说了吗?

记者:是的。

教授:我当时讲话的出发点是需要一些基本的假设。比如,在抗击新冠大流行的过程中要有一条前后一致的政治路线;要有一种有效的加强针疫苗;病毒不会有太大的变化。否则,区域性流行状态肯定不会突然出现。或者说,我们什么时候就可以开始庆祝世界大流行结束日这类的东西。区域性流行状态是一个定义问题。当越来越少的人在日常生活中感受到大流行时,这个目标就达到了。

记者:Omikron疫苗的开发比预想的要困难。

教授:几乎没人会想到病毒变化得这么快。当Alpha出现时,我就感到非常惊讶;当Delta出现时,我一开始是表示怀疑;然后是Omikron,我们不得不再次调整自己的思考定位。从一月份开始,又有了Omikron新的分支。所以,事实上我可能愿意修正一下自己:我不再相信那种认为大流行会在今年年底前结束的感觉。那个所谓的幽咽是真的:大流行将持续更长时间。

记者:发病率又在上升。您的新预测是什么呢?目前这种状况将如何继续?

教授:我们确实看到病例数量再次呈指数性增长。BA.5变异体的传播性很强。同时,人们正在失去上次接种疫苗后得到的传播保护。我希望,随着学校假期的到来,能在一定程度上抑制病例数量的增加。但从9月份开始,我担心我们的病例数量会非常多。在其它国家可以看到,住院和死亡的数字随后也会增加。不幸的是,我们这里也会出现这种情况。当然,总的来说,重症患者人数和死亡人数将会比2021年少得多。 尽管如此,这么多人患病,肯定不能把它当作正常状态。如果决策者什么都不做,就会有很多人因患病而缺勤。这是一个真正的问题:除了那些受疾病影响的人外,它还会给已经陷入困境的经济带来压力。更不用说应该非常认真地对待新冠后遗症(Long Covid)了。

记者:在推特上出现了这样的建议:应该利用现在的夏天故意让自己感染,以便在冬天具有免疫力。您怎么看?

教授:这完全是无稽之谈。根本不可能出现众多的人在夏季感染,而让冬季的新冠感染人数保持在较低水平。从去年的英国就可以看到这一点:由于欧洲足球锦标赛,英国在夏季放松了新冠限制措施。这期间有非常多的人被感染。但在接下来的秋季和冬季,由此产生的严重病程和死亡人数甚至超过德国。尽管英国的疫苗接种覆盖率比德国高。夏季的感染对冬季没有准备作用。

记者:您自己在去年秋天时说过,每个人迟早都会被感染,而且在接种疫苗的基础上被感染是合理的。通过感染,粘膜免疫力可能会被建立起来,这将保护人们免受进一步感染。很多人将其理解为一种要求,就是要让自己被感染。您真的是这个意思吗?

教授:任何情况下都不应该故意让自己染上病毒!大家还是应该尽可能地避免被感染。这同样也是出于对新冠后遗症(Long Covid)的考虑。不幸的是,从长远来看,被感染是不可避免的。随着时间的推移,粘膜会逐渐建立起一种特有的保护。按我的设想,这种保护会在总体上使整个群体免疫力更加坚韧。另一方面,正如我们目前所看到的,病毒也在不断进化,其逃避免疫反应的能力变得越来越强。我认为,在某一时刻,一种新的平衡会稳定下来。就是说:通过接种疫苗和自然感染,群体的免疫力会在某一时刻强大到让病毒失去存在的意义。这样我们就会处于区域性流行状态了。

记者:那会是什么时候呢?

教授:很难说。最坏的情况下,可能还需要几个冬天。

记者:在被Omikron感染后,对再次感染的保护看起来维持时间并不长。粘膜的免疫力对Omikron到底起不起作用?

教授:被频繁感染的一个非常可能的原因是Omikron不像早期的变异体那样在肺部繁殖,而主要停留在上呼吸道。肺部感染会导致一种更强的免疫反应,随后会有更明显的免疫力。实际上,Omikron看起来不是这种情况,至少BA.1和BA.2分支不是这样。对于那些作为区域性流行的季节性冠状病毒,我们也会看到在上呼吸道发生的不断感染。对于最近刚在德国取得主导地位的Omikron亚变体BA.5,有迹象表明它又重新对呼吸道深处产生较强的影响。这样的话,免疫力有可能在感染后再次变得更加明显。当然,目前对此还缺乏更准确的知识。

记者:如果BA.5更强烈地攻击肺部,那么是不是从现在起,我们又必须考虑到会出现更为严重的病程?

教授:我不认为会再次出现爆满的重症监护病房,但车轮又重新朝着更多疾病的方向转动,确实是这样。有人说,病毒在进化过程中会自动变得越来越无害。这是不对的。这也让我对今年秋天产生了更多一些的担心。此外,流感也会加进来。正如我们现在从澳大利亚那里的冬天所看到的。

记者:我们应该在秋天接种Omikron复合疫苗吗?

教授:我自己可能会去接种。这种疫苗预计只针对70岁以上的人,我当然还没那么老。但50岁和50岁以上的人,也可能出现重症病程。

记者:什么时候能有更好的疫苗呢?

教授:有一些非常有前途的方法是通过鼻腔喷剂进行粘膜疫苗接种。通过这种方法,有可能建立起一种粘膜免疫力来防止感染。但今年冬天还不会有这些东西。然而,我认为,总的来说,我们目前的情况并不是那么糟糕。重要的是,我们要更好地利用我们已经拥有的东西。首先当然是经典的疫苗接种。很清楚,老年人应该接种第四针疫苗。我们还应该充分利用德国现有的儿童疫苗接种方案,这一点还远远没有做到。其他所有人都应该至少接种三针,如果有愿望的话,还可以接种第四针。同样,在秋天到来之前,各企业主协会或者经济部应该就企业范围内的新冠疫苗接种再次发出呼吁。

记者:如何操作呢?

教授:很简单,直接宣布:"亲爱的业主,这种行动符合你们自己的利益。请考虑如何确保你们的大部分员工在秋天到来时,不致因为生病而必须留在家里;现在请再次呼吁你们的员工去接种疫苗。在冬天到来之前,我们应该能够再次为4000万人进行免疫接种或者加强接种。我们必须做到这点。这样的话有可能带来一些真正的改变。还有,作为一个高风险患者,在感染的情况下去接受抗病毒药物的治疗,对这种可能性仍然所知甚少。

记者:您属于少数从未感染过新冠的人。您是怎么做到的?

教授:很难说。到目前为止,我可能只是幸运而已。我虽然很少让自己置身于有风险的环境,但我也不会过分谨慎。我出差,还去餐馆。如果我站在一大群人当中,里面没有一个人戴口罩,那我也不戴。我不想成为一个奇异博士。但我总是尽量想办法考虑他人。比如,如果有一个顾客在面包店里戴口罩,那我也把口罩戴上,因为这个人很可能是一个有风险的人。

 ....

记者:针对您提出的许多限制措施有很多批评。有些批评来自一部分循证医学。他们抱怨说,这些措施是盲目施加的,缺少其有效性的证据证明。

教授:对此我只想做一个提醒:新冠大流行是一场紧急事件!如果有人只有在有适当对照组的情况下才能接受某个研究结果,那么他必须承认,他在大流行中期望的东西太多了。如果那样,我会无法说服地区行政长官,在A村进行封锁,而B村开放,以便让我观察作为对照组的B村情况。最后B村那里所有的老人都死了。

记者:要求有个尽可能好的研究,那也没错。

教授:当然没人质疑这一点。但是,考虑到大流行的健康风险,在这种紧急情况下要求进行对照研究是一种脱离现实,同时也不符合伦理。

记者:您认为哪些措施非常有效,以至于今年冬天我们应该做好再次启用的准备?

教授:在室内环境里戴口罩是最不痛苦的。里面的人越多,呆的时间越长,这条就越重要。应该考虑的基本原则是:随着房间里的人数增多,其风险会不成比例地增加。

记者:现在已经不是大流行掌控一切的时候了,您最感到高兴的是什么?

教授:我又能到处自由走动,比如,假期里又可以去露营。

记者:是这个夏天的度假计划吗?

教授:当然。我只是做正常的事而已。

 



推荐 21